行銷筆記

2018.12.4

在停車場徘徊了很久,最後還是上了車。 發動引擎後,突然想到接下來漫長的路程,一股煩躁感不禁油然而生。 駛離醜陋擁擠的街道,終於看到高速公路的起點,過彎進國道後,眼前頓時暗了下來,只剩風聲。 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再次考慮是否要見面...

在停車場徘徊了很久,最後還是上了車。

發動引擎後,突然想到接下來漫長的路程,一股煩躁感不禁油然而生。

駛離醜陋擁擠的街道,終於看到高速公路的起點,過彎進國道後,眼前頓時暗了下來,只剩風聲。

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再次考慮是否要見面,沒有特別期待或想法,像被自動驅使的狀態,逐漸向你靠近。失控的生命就像失速的車,窗外飛逝的景色,早與你無關。其實大可放開方向盤,任角度與力量左右與死神相遇的瞬間,只是看看手錶,好像還不趕時間。所以抱著全然隨緣的情緒,瀟灑的又在休息站下車晃蕩,抽著涼菸,幻想等等與你的魚水之歡,然後帶著膨脹的暴戾之氣,重新踩下油門,往黑暗駛去。

當分針與時針交疊時,車也在離你不遠的停車格熄火。我慢慢地走在陌生的街道,夜裡冰冷的空氣和呼嘯的北風,似乎想將我的體溫一點一滴帶走,任憑外套的帽子就要被連根拔起,步伐的長度與節奏從未間斷。到門口時已經盤算好接下來的發展,門縫透著的燈光好似詮釋了事件的起點,只不過那是整部片最無所謂的地方。我按捺著性子,慢條斯理的敲門,演繹最正經八百的叩門聲,幾秒後,腳步聲向門邊靠近。

無法抑止的渴望排山倒海而來,就像棲身於黑暗角落裡的猛獸,以狂烈的冷靜態度全力捕捉即將進入勢力範圍的獵物。門鎖的金屬碰撞聲挑動著身體每條神經,等最後一道防線完全解除時,我看到…

我看到自己在走廊上的影子從出現、清晰到消失,我看到你的臉,但不清楚表情,只感覺濕潤柔軟的唇與機伶輕佻的舌頭已快佔滿官能的全部,時鐘被摔到地上,秒針奄奄一息的抽蓄著,你躺在書桌上讓我在你毛衣裡練習親吻和呼吸,我舔著你的每吋肌膚從乳白色到棕色,你一隻手從我牛仔褲後方伸進揉捏,另一隻手則悄悄拉下拉鍊,將我握在手裡,炙熱的肌膚緊緊貼著,緊密交纏的四肢。忘了有多久這樣一心一意做一件事,發狂地探索所有與你交媾的組合,直到充血的下體在你面前徹底繳械,而終虛脫的癱在你身上,你無聲的承受所有歡愉後的重量。

飄落的睡意輕輕籠罩了意識,我撐起身子,拉開落地窗坐在躺椅上。飄過的烏雲裡有顆轉眼即逝的星星,手裡燃著的菸絲斷成灰燼飄散在無邊無際的夜。

0 comments on “2018.12.4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