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銷筆記

Voyage II

他終於坐了下來,石階梯前流水潺潺,遠方有座寬大的木橋。好像是什麼慶典剛結束,四周沒半個人影,雖說如此,卻沒有絲毫不安的感覺,他繼續坐著,微風徐徐吹來,有點涼意,他將視線從前方的水面移開,猛一抬頭,看見...

他終於坐了下來,石階梯前流水潺潺,遠方有座寬大的木橋。好像是什麼慶典剛結束,四周沒半個人影,雖說如此,卻沒有絲毫不安的感覺,他繼續坐著,微風徐徐吹來,有點涼意,他將視線從前方的水面移開,猛一抬頭,看見遠方的山巒一簇又一簇的紅黃橘綠的楓葉相互交錯,他出神地望著。風越刮越強,落葉就如五彩斑斕的山吹雪漫天飛舞。原來已經是秋天了,他想起小時候吃荻餅的場景,在間老舊的和室,榻榻米上有兩個蒲團,一個是藏青色碎白花紋的樣式,是他自己的,另一個則是赭紅色的,邊角有些破損,但想不起來那究竟屬於誰。他將疑問暫時擱下,開始去回想其他細節,說不定能找出答案。木製的小桌上有兩個方形的黑色帶金邊的漆器,都裝著紅豆口味的荻餅,還有某種熟悉的甜味,好像是熱麥茶,水蒸氣氤氳劇烈晃動樣子令人印象深刻,那是因為…啊是風!那天風非常大,紙門並沒有關上,還將屋內的日曆吹得霹靂啪啦作響,平常都是關上的但為什麼那天會將門全部打開呢?他閉上眼努力回想,可當同樣的劇情一再重複時,記憶就開始停滯,像被捏造太多次,模糊的完整性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清晰而簡陋的細節,毫無意義。等到他再次睜開眼睛時,火紅的夕陽已照亮了大地,紫色和橘黃色的晚霞絢麗奪目,整片山巒就如滾上一圈金邊,遠方的卷雲像是要燃燒起來。剎那間那天發生的所有事情就這麼排山倒海地靠攏過來,像被接通電流的強力磁鐵緊緊吸附的鐵粉,構成條條分明的磁力線,彼此毫不交集,卻完整呈現了磁場分布的形狀。吃荻餅那日下午也像今天這樣,似乎是颱風前的預兆,橘紅籠罩的晚霞和天邊幾朵浮雲呈現出暫時寧靜的美。除此之外,空氣中還聞得到花香,是院子裏種的百合花。風一吹可愛的六瓣白花便跟隨著輕輕擺動,而放任在一旁生長的蒲公英種子則四處飛散。回憶與眼前的場景重疊,時間還流動著,眼看夕陽就要消失在山巒間,四周變得黯淡許多。河面上停泊的獨木舟晃動著,幾隻烏鴉掠過天邊,風吹過樹林摩挲的聲響,天要暗了,天要暗了,心裡浮現的聲音提醒著。可他卻無法移動身體,掙扎著,他失去了意識。


醒過來時已經是九點五十二分,他睡眼惺忪地走下床沖澡刷牙。今天是個大晴天,感覺哪裡都不想去,悶在家裡的話好像也就這樣了吧。他打開冰箱,取出兩個雞蛋、半個洋蔥和一些櫻桃番茄,簡單做了個歐姆蛋。不特別喜歡喝咖啡,但還是將櫥櫃裡上星期買的中度烘焙咖啡豆和手搖磨豆機拿出來,他將齒輪調了下,將一顆顆渾圓飽滿富含油脂的咖啡豆倒進錐形金屬容器開始研磨,豆身破裂的瞬間,空氣中頓時瀰漫著濃濃的咖啡香。這時他總想像自己在經營咖啡館,充滿Inoda本店那樣愜意的氛圍,想到這,他走去將音響打開接上iPad,喇叭網輕微震動著,是Manhattan Jazz Quintet演奏的Recado Bossa Nova。他將磨好的咖啡粉從橡木製的儲粉盒取出,放到已經鋪好濾紙的濾杯,將手沖壺細小的壺嘴對準,邊繞圈邊緩緩注入熱水。濾紙上浮出些許泡沫,透明的咖啡杯被黑褐色的液體佔據,在陽光下隱隱透著光。他瞇著眼睛端詳,又將杯子拿起來嗅聞,然後終於放到嘴邊喝了一口,些許酸味但不太苦,似乎有點榛果的味道。他又嘗了一口然後放下,吃著早餐攤開前天沒看完的報紙。報紙上有則新聞吸引了他的注意,他瞪著標題看,像看到仇人似的,抓起那頁報紙走回書房。


走出書房已經是晚上的事了,那杯喝了一半的黑咖啡還冷冷的擺在桌上,他抓了抓凌亂的頭髮,失魂落魄地坐上高腳椅,正想著出神時,垃圾車的聲音將他硬生生拉回眼前。他趕忙將空的威士忌和氣泡水的玻璃瓶拿出去回收。走出家門時晚風吹過十分涼爽,他感覺身體某部分也慢慢舒展開來。他決定先不回家,於是繞到公園去,運動的人很多,有情侶在跑步後面跟著一隻柯基犬、小孩向媽媽抱怨腳酸、一群身形高大動作激烈的人在打籃球。一切顯得如此生氣勃勃、吵雜、而又平凡。他走到荷花池發現那裡同樣人滿為患,於是他離開了公園。過了馬路,他朝老街的方向走去,這個時間點附近的商店都關門了,除了假日會有喜歡攝影的觀光客,不然平時人不多。走著走著,突然覺得好無聊,何況等下還得走這麼多路回來,不禁令人有些心煩,不過他已經料到會發生這種事,散步這種事情,除非是在喜歡的地方或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,否則在熟悉到爛掉的地方反覆走動,如此更加熟悉的做法,實在是無聊透頂。他拿出打結的耳機將它理好,插入手機的耳機孔開始聽音樂,屬於夜晚的歌單,今夜的心情有點混亂疲憊,先來聽一首Bonnie Raitt的I can’t make you love me 好了。前奏剛響起,瞬間就療癒,如同在冰天雪地裡凍了很久,再將身體浸泡到熱呼呼的溫泉裡的那種relief,讓人想關掉電燈,然後和誰一起躺下來。邊聽著,幻想如戰鬥機,在前奏的跑道加速,然後在開口的那刻一飛沖天。像一個走路機器人似的,如果說音樂是發電機,那幻想就是馬達,音樂帶給了他電力,而幻想驅動著他向前邁進。他突然想起妹妹對他講過的話:「喜歡聽音樂、喜歡看書、喜歡這世間萬物的概念從來都不是一種純粹,更多的是自己的投射,如果不能明白這點,就會像李白一樣想去撈月亮,然後淹死。」記得當時他哈哈大笑,抱抱她說:「還好妳現在告訴我啦,我就不會死了。」但妹妹只是不發一語,摸摸他的臉,然後繼續看電影。他突然想起下禮拜二的計畫,莫非妹妹有預知能力?


妹妹小他一歲又三個月,和他就像天平的兩端,小時候常互看不順眼打架,但忘了是高中哪次段考前,兩人情緒同樣低落於是湊到一塊兒聊天。聊教育制度、考試、人生的意義,就像打開每天見面卻不曾拜訪過的鄰居家的門,發現屋內的裝潢設計與自己的一模一樣,然後覺得對方品味挺好。妹妹常說自己有社交障礙,在公眾場合總覺得彆扭,有男生和她說話,她都會對對方很兇,害怕別人喜歡上她。從大學畢業後妹妹就到美國芝加哥大學攻讀經濟碩博士,畢業後也就在當地落地生根,加入某IGO。她從小就富有同情心,小學時就會幫老師照顧智能不足的同學,在捷運站看到盲胞也會主動協助。大學時想考醫科,休學重考了一年還是落榜了,於是繼續讀經濟,和她聊天問她為什麼非醫學系不可,她說:「我對什麼都沒有任何興趣,只想找個對社會有益的工作,然後不需思考其他的事情,就專注在每日的工作,我想這樣就能找回心裡的平靜」「所以妳心裡很不平靜?」「也不是,就是困惑吧,有點累,不想再去找尋方向,只想按部就班地向前奔跑。」我們都還太年輕,人生才剛開始,會這樣想很正常吧,他想。不知道妹妹現在在美國過得怎麼樣了。想著想著不知不覺間,他已經走完老街折返又回到了家門口,他看著自己的影子,猛一抬頭,枝頭上一輪明月高掛正散發出奇異的光。


颱風又要來了,午間新聞重複播報著,最近雨總這樣下個不停,灰色的天空,空氣瀰漫著草味,雨滴墜入低窪表面飛濺的速度快得讓人看不清楚。電風還扇轉著,有點悶熱,我聽著雨勢忽大忽小錯落有致的聲音,混著收音機播放的音樂,趴在陽台上打瞌睡。進入夏天後,天氣好熱,我每天昏昏欲睡,就像在夢裡遊走。除了吃飯刷牙,我幾乎沒有動過嘴巴。日子一點一滴的走過,我是否感受到生命在消逝?

想當初看著她的臉,一句話也沒說,有些事情就這樣還沒開始就結束。我總難相信那些太美好事物會發生在我身上,所以後來我想或許不是所有改變都是像打雷一樣的發生,而是像下毛毛雨最後才發現自己全身濕透。想逃離自己與逃離生命同等衝動,在煙雨濛濛中望穿秋水。

我獨自走上長長的手扶梯,來到可以俯瞰整個大阪港的玻璃帷幕前,在隔間的雙人座坐下,感覺整片黑夜及點綴其中的燈光如此渺小,彷彿能就這樣將一切掌握,把心裡的空虛與遠方的星星一同連成寂寞的星座。我靜靜地聽著音樂,淡淡地想著幾個人、幾座城市,細數這些一路消逝的歲月,然後覺得今夜就這樣吧,已經無所謂了。 我多想將這一切牢牢記住,在心裡挪出些位子給這些重要的記憶,而我也希望,有些記憶就這樣隨時間流走。在生命即將盡頭的時候,陪伴我的,一個人也不會有,而我就可以好好將那感覺打包帶走,就像平常那樣。然後消失在無垠渾沌的宇宙。


這時刻的千百種姿態我幾乎都看過了,愛與不愛的差別就像太鼓而漏氣的氣球。我是多麼渴望永恆,太陽起落、月亮盈缺、四季遞嬗,每年的這個時候,我總會看著這熟悉的數字、過去的照片,看我們逐漸老去的容顏,與不再年輕的身體。睡著時你可愛的臉龐還看得出曾經稚氣靦腆的笑容,輕輕撫過你眼角的皺紋,想像這些日子裡活著帶給你的疲憊,辛勤工作的身體、屈就他人的和顏悅色、因自己與旁人期待而形成的壓力,都在此刻沉睡,我將你的毯子重新蓋好,挨著你的體溫坐著,此刻我是多麼深愛著你,愛你的脆弱與堅毅。我知道我將不會再這麼深愛一個人像愛你一樣。愛一個人從來就不是輕鬆的事,狂烈的愛意過後,如果還可以毫無疑慮的肯定,那就是了。我就要付出承諾與你廝守一生。愛的溫度與重量,就像由你手中交予我的法碼,溫暖沉重。我無法證明自己如何愛你,只能從生命的每個瞬間,各種角度去製造捕捉你嘴角上揚的痕跡,然後希望其中某些東西能夠放在你內心深處,帶給你不只是思念傷感還有力量,無關乎我存在與否的力量。或許如此能讓我稍感安慰,從私心佔有的罪惡感抽離出來。

你的小狗去世了,埋葬的時候我默默站在你旁邊,看著你拿鏟子翻動泥土。那天是陰天風很大,非常涼爽,但你還是流了滿頭大汗。你把它放進一呎深的坑裡時,它看起來好小,放入的那瞬間,我看到你臉上表情微妙的變化。你說爸爸現在有狗狗作伴了,會更熱鬧些。回家時沿著沙灘旁的公路走,「把外套披上吧」我說,你微笑的接過去穿上,重新握住我的手,我感覺到有股暖流從手掌傳開。

我坐在北海岸某間休息站的長椅上看海,看波濤洶湧、浪花拍打,幾呎外遠眺的我感覺非常安全,就像夜晚從屋內看雷雨交加的柏油馬路,還有早餐店前被吹倒滾動的盆栽,路燈下雨狂瀉著。大自然的聲音之大,到後來只聽得見自己的心聲。眼前潮起潮落,各式各樣獨一無二的浪花,反覆出現消失,我看得出神,然後開始發起呆來。直到用完餐來開車的人群交談聲又將沙漏扶正,焦躁感頓時油然而生催促著我產生更生動的動作。我推開玻璃門走進冷氣室,在餐券販賣機前投了三個硬幣,然後走到櫃檯去。幾分鐘後我端著咖哩飯到二樓室外的木桌椅,邊吃邊看著剛剛那片海,至少有十分鐘的時間可以安心的看了,休息站的咖哩飯果然最好吃。

切橘子磅蛋糕時你眼神好專注,我喝著伯爵茶思量著怎麼說服你切小塊一點,而當你切好完美的方形,將藍花點綴的瓷盤推到我面前時,我幾乎反射性的拿起叉子並同時發出讚美。你熟稔的使用著小叉子,優雅地將澄黃色的蛋糕放進嘴裡,我笨拙的想趕快解決這甜甜的蛋糕。

黃昏的光線從陽台的窗戶照進來,我看著坐在陽台凝視著建築的你的側臉。總覺得像黎明,房間內重複播放著SUPERCAR的Tonight,風一吹窗簾就輕輕擺動起來,帶來淡淡的杜松香味,因為你一切顯得格外平淡幸福。人生裡有些時刻什麼都不做就毫無懸念的快樂,而這些時刻往往都是最珍貴、最無法挽留的。當下我便決定不再去想關於快樂的問題,只是好好記住美麗的光線下你專注的神情,就如用全身去感受一幅美好的畫。我走回沙發坐了下來,將身體陷進鬆軟的椅背,抬頭時,金黃色的天空飛機雲正往地平線延展。


拖著疲憊的身軀洗完澡後,套上睡衣癱在沙發上休息,聽著Eva Cassidy慵懶的歌聲,從山上看夜景。港灣漁船燈火闌珊,整座山城搖搖晃晃的打著瞌睡,眼看就要闔上雙眼;反觀漆黑的海面上繁星點綴,就像要揭開一千零一夜的序幕,熠熠生輝。


人生如果活得太快樂 就會非常怕死,所以我寧願悲慘一點。有時候我寧願就這麼悲慘下去,這些情緒提供了我某種程度的勇氣,讓我不再焦慮。


不知昏睡了多久,我在半夢半醒中聽見iPad播出Mysterious Eyes,從前奏開始我就慢慢清醒過來,我閉著眼睛聽著熟悉的歌聲,千禧年發行的EP,象徵一段旅程嶄新的開始,充滿期待與對未知的不安。歌詞訴說著青春歲月裡,時不時感受到生活的迷惑與煩躁,在不斷追尋的過程中,流露對愛的渴望及生命的神秘。聽著這輕快的旋律,內心還是如此感傷,總在這種時候不需去思考藝術的內涵,或探究美的定義,這旋律就像自由自在的風,無拘任何形式的活著,對我而言那是最偉大的力量,是愛的力量。


「你想要自殺?」他沒回答。「你知道,我幾乎每天早上快醒來的前幾分鐘,都可以感受到自己心跳很快,很緊張焦慮。那時我心裡只感到很害怕,所有在白天夜晚意識清醒的時候憂鬱或覺得非如何如何不可的事情,變得一點也不重要,我不再執著追求財富、愛情、自由或其他有形無形的人事物,那些在這段時間只是無暇去想的累贅,我只意識到自己的焦慮,那股從心底深處浮現的危機感,充滿原始的動物直覺。我漸漸明白那股不安的感覺,來自對生命消逝的現實,對死亡的恐懼。」「你是說這世界沒有甚麼比死亡更值得恐懼?」他問。「對我而言似乎如此。」「我怕的是肉體的痛苦。小時候我還會怕死後自己就永遠消失了,意識不知道會去哪裡,找不到媽媽可以保護我。可現在什麼都比不上肉體的痛苦。如果有人能保證死亡一點都不痛苦,或是只有痛苦一秒,我甚至會樂得歡呼,然後繼續勇敢的活著,因為我知道沒甚麼好怕的。」「所以恐懼完全消除了?」「應該沒有,我想當我面對死亡時,還是會發抖之類的,這些生理反應或許可以解釋成演化的結果吧」「死亡果真是難以克服的恐懼呀,每次想起來,都只能靠做其他事情移轉注意力」「你都做甚麼事?」「自己一個人時就煮點溫暖的食物吃,比如說鍋燒烏龍麵,或是看些無害的電視節目…..當然有家人在身邊時,聊聊天就會減緩一點症狀」「但你不覺得自己常像活在夢裡嗎?對周遭發生的一切感到恍恍惚惚,有時自己待在家裡,一眨眼天就暗了,一天又這麼過去,然後一個禮拜也就這麼過了,我仍在夢裡恍惚。風扇在轉我卻聽不到聲音,朋友與我談話於是反射性的回答著,游泳的時候感覺不像自己的身體在動…我想或許自己只是疲倦或沒有太大生活壓力,所以注意力散亂…」「我也會有這種感覺,有時後只有恐懼才會讓我的意識得以聚焦,炙熱的像是要燃燒。」「燃燒什麼?」皎潔的月光從窗戶透進來,兩人都沉默了。


閉上雙眼,在夢裡,還是聽得到那雨聲,灰濛濛的天空,熟悉的氣息在心裡不經意的喚起在塵囂中遺忘已久的歲月,那是種無以名狀的鄉愁,唯回鄉的路蜿蜒在今世之外。風輕輕吹過,雨點就三三兩兩落在木櫺上,濕潤了鑿痕,直到雨水將木頭的纖維全然滲透,再也無法被吸收的雨水便從窗邊流了下來,然後非常非常緩慢地流過腳邊,我看著透明的水流參雜著灰塵,還有自己的倒影。靜靜的蹲著,將紛飛的思緒鋪在地上,揣著越來越重的心,享受著極度悲傷中的快樂。

這種快樂是如此短暫,稍不留神,就會被幻想的無邊吞噬,墮入空虛的深淵。

0 comments on “Voyage II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